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李安:拍电影很辛苦,但让我觉得自己还活着

华语影坛 时间:2020-06-27 编辑:申博Sunbet 浏览:
原标题:李安:拍电影很辛苦,但让我觉得自己还活着 《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》上映之前,李安导演抽空休息了两个礼拜。有一天,他跟太太去爬山时,从山上滚下来,腿受伤了,将近两个月才恢复。这让李安心生感慨,原来对他来说,工作时才会比较安全一点,手上

  原标题:李安:拍电影很辛苦,但让我觉得自己还活着

  《比利·林恩的中场战事》上映之前,李安导演抽空休息了两个礼拜。有一天,他跟太太去爬山时,从山上滚下来,腿受伤了,将近两个月才恢复。这让李安心生感慨,原来对他来说,工作时才会比较安全一点,“手上触摸着电影就会感到充实,没有触摸到电影的时候不知道怎么自处。我就是这样。”

  所以李安说,尽管现在65岁的他已经开始衰老,记忆力开始退化,但他还是很想去触摸电影,“拍电影让我有快乐、充实、紧张的感觉,让我充满活力,我会选择余生的时间都留给电影,直到拍不动为止。”

  抱着这样的心态,李安拿出了新作《双子杀手》,影片于今日在国内上映。生活中温和,甚至有时缺少自信的李安,在拍电影时却勇敢得如初生牛犊。在《双子杀手》中,李安尝试用120帧+3D+4K技术拍动作片,然而,不讨好的是,由于技术要求过高,现在尚无法普及,所以在好莱坞也是极为小众,“有时候会想为什么现在就我一个人这么拍,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问题。”

  “纯真的丧失”这个主题 对我来说很有吸引力

  《双子杀手》讲述的是威尔·史密斯饰演的中年特工亨利,被年轻的克隆人小亨利夺命追杀,51岁老亨利与未经世事的20多岁小亨利同屏对决。

  李安坦承《双子杀手》的故事并不新鲜,最初拿到的剧本就是一个普通的动作片题材,但是这个故事涉及到的,人与年轻时的自己同处,则对他有很大吸引力。李安说:“一个人要去接受自己年轻时的样子。同样的基因,不同的成长。最触动我的是在面对镜子,面对年轻的自己时,一生所有的后悔,惆怅,到我这个年纪,会回顾一下,如果再过一遍会有什么不同的想法。”

  李安拍电影不会考虑是否会迎合观众,是否有机会得奖,而是因为感觉有一种主题在召唤他,“议题会跳出来,在心中成长,我让它自然地发生。各种书、剧本也好,我看到的事情、听到的事情,如果和那个议题谋和,我就会自然地上手拍成电影。一开始我觉得孝顺很重要,就拍了《推手》《喜宴》《饮食男女》;对浪漫感兴趣的时候拍了《断背山》《色·戒》;对人和神的关系着迷的时候拍了《少年派》,这与我的年纪阅历有关系,我说的神不是某个神,是指人和未知东西的结合。俗话说四十而不惑,我六十多岁了却越来越迷惑。要认真讲这个问题的话,我需要和心理医生讲三个小时。这段时间,我对青春的逝去,纯真的丧失感兴趣,所以拍了《比利·林恩的中场战事》。”

  同样,《双子杀手》也反映了李安的心境。自言已是“少年子弟江湖老”的李安表示,在人生走到现今这个阶段,对于《双子杀手》会感兴趣,是因为这个题材“从一个年轻的男孩去反映一个中年人的心境,互相印证,我觉得也是对人生的一个检讨”。在他看来,这部影片呈现了一个男孩子的成长:“尽管现在我也进入老年,但心态还是一个男孩子。我会想青春这件事到底是怎样的,‘纯真的丧失’这个主题,对我来说很有吸引力,我以前的片子也有提到。包括《少年派》,他们从此岸到达彼岸之后,老虎没有回头,就像青春不会回头一样。你在年轻的时候,比较有理想,看事情比较单纯,天真,容易一厢情愿。经历了很多人生体验以后,你回来解释这个东西,会有新的地方,也会有心疼的地方。”

  人到中年 有时候比克隆人更像克隆人

  李安认为,年轻人和中年人,看这部电影时,可能会产生不一样的感受。年轻人可能代入的是junior,被养大,走出安全区,走到世界,不知道未来何去何从,人生该怎么办。“之前的结尾是有些感伤的,亨利走了,年轻的junior被留下,独自解决问题。在美国试映后,有年轻观众觉得结尾没有关照junior,现在这个结尾更近人情一些。每个人都在电影里找自己,希望每个人都被照顾到,能够各取所需。”

  李安表示,《少年派》《比利·林恩的中场战事》和《双子杀手》,算是他的“成长三部曲”,“都是回头看一个年轻的自己,都是同样的题材,但这次是真的做出来了,年轻和老年的对应。”

  李安说随着年纪的增长,让他开始产生“如果能再过一遍会有什么不同”的想法。这些思考和感悟被李安放进了新片《双子杀手》中。这部电影讲述了威尔·史密斯和年轻的自己意外相遇,两个不同年龄的我之间发生了冲突、角逐,到最终和解。李安坦言,“如果说《卧虎藏龙》的李慕白,是我步入中年的一个检讨,那这次就是我步入老年,对人生的新检讨。”

  而对于片中junior是克隆人的身份,李安说他会想到自己最初的样子,“有的时候我们都越来越像克隆人。人到中年,甚至有时候比克隆人更像克隆人,日子过惯了,已经找不到真实的日子是什么样子的。就像亨利要面对的那种年龄困境——中年人不能退休,退休就要被杀。”

  我看到了时间究竟在人身上做了什么手脚

  李安说自己在拍电影这件事上,是个“蛮贪心的人,通常拍文艺片的导演,不会有机会拍追车、打斗、做一个数码人。这次有机会来,我不会放过。也是一种缘分,它的命题和我现在思考的东西有反应,那我就跟着感觉走。”

  《双子杀手》并不是李安导演第一次对高格式电影的创新探索,2016年,李安就推出了全球首部以4K、120帧拍摄的数字电影《比利·林恩的中场战事》。这种技术规格被电影界的“技术狂人”詹姆斯·卡梅隆导演称为“新白金标准”。

  但是,当时全球只有5家影厅能够播放这部影片的高技术格式版本,致使绝大部分影迷无缘看到。尽管如此,李安导演依然对高技术格式有着不懈坚持,并在时隔三年之后,再次推出高格式电影《双子杀手》。

  对于自己在技术上的这种执着,李安坦承有些孤独,因为120帧拍摄只有他在做,“它让我体验到了一种属于数码电影的新鲜美感,跟我过去的感受完全不一样。好像给我打开了第三只眼睛,开拓了一个新的世界,我看到了电影的更多新可能,这让我不能不去尝试,哪怕前面的路再辛苦,即使知道走下去会很辛苦,还是忍不住去做。我想还能继续用高帧拍下去,继续实验下去,我相信它还有很大的潜力没有被发现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