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明星领衔强剧情引领重塑英雄 这波谍战剧,可以!

婆媳 时间:2019-11-10 编辑:申博Sunbet 浏览:
本周,由张若昀、王鸥、孙艺洲、阚清子领衔主演的《谍战深海之惊蛰》在湖南卫视开播。加上由张译主演正在北京、江苏卫视热播的反特剧《光荣时代》,以及由黄轩、陈赫主演即将在东方卫视播出的谍战剧《瞄准》,荧屏主题正从单一的现实题材剧开始转向,谍战

本周,由张若昀、王鸥、孙艺洲、阚清子领衔主演的《谍战深海之惊蛰》在湖南卫视开播。加上由张译主演正在北京、江苏卫视热播的反特剧《光荣时代》,以及由黄轩、陈赫主演即将在东方卫视播出的谍战剧《瞄准》,荧屏主题正从单一的现实题材剧开始转向,谍战反特剧成了新的热门。

谍战剧,这个曾经充斥着狗血剧情,却又让电视台收获超高收视率的题材类型,在沉寂了数年之后再度回归。过去曾严重套路化的敌我矛盾剧情改头换面,全新的题材表达和故事创新取而代之。对喜欢看紧张剧情的观众来说,这波谍战剧,还可以。

新主角打怪升级,敌方也不弱

被诟病的谍战剧套路,我方总是很强大,敌方总是很愚蠢。主角总是以超乎常人的意志强行加戏,在一路光环中完成复杂的谍战任务。过于悬殊的敌我实力差异,让剧情失真成了一种顽疾。从2009年开始,以《潜伏》《悬崖》为代表的一批谍战剧开始了反套路的创作,敌方往往也很狡诈强大,在敌我势力相当的局面中反而体现出我党地下情报人员的艰难处境。

正在播出的《光荣时代》和《谍战深海之惊蛰》都建立在这种相对合理的敌我关系上。《光荣时代》中国民党残余势力启动了大批“冷棋”,他们不仅隐藏极深,而且具有难以辨别的假象,像剧中最大的反派“凤凰”,居然是男主角的亲哥哥、一位乐善好施的医生。薛佳凝饰演的“中统”特工秦招娣,也是一个痛下杀手靠牺牲下属生命偷梁换柱求生的狠角儿。剧集开篇通过这些难以捉摸的反派,展示了反特任务的艰巨性,也为主角的反特之路设下重重障碍。

新开播的《谍战深海之惊蛰》,更是在开篇就塑造了一个十分强大的反面角色——日本特务头目荒木惟。他不仅主动发掘了主角陈山的特务潜质,而且完全掌控了陈山的人生,挟持了陈山的妹妹陈夏,为其重新安排军统特务的身份,并用残酷的特务训练改造陈山。本来只是上海街头小混混的陈山,面对强大的对手几乎毫无还手之力,这种一开局就设定的主角困境,让故事的推进更有吸引力。

演员年轻化,明星带动收视

在国产电视剧的类型序列里,谍战剧曾因制作相对容易,收视数据漂亮,被普遍认为是以小博大的性价比之选,也因此促成了2010年前后,大批谍战剧扎堆儿刷屏,出现了为博收视戏说化和传奇化的趋势。为此,2011年和2014年,国家广电总局两次下文要求加强对谍战剧创作的管理。

政策引导让一路狂飙突进的谍战剧相对收敛,开始回归艺术创作规律。2015年,由正午阳光制作,胡歌、王凯等主演的《伪装者》,开启了谍战剧的新时代,故事扎实、表演到位的新型谍战剧重新回到市场中心。随后相继出现的《麻雀》《解密》等,也都采用了周冬雨、李易峰、陈学冬等一线年轻演员,将谍战剧进行明星化改造。

目前在播且上星的谍战剧,大体上也可以看作是这次“新谍战剧”改造的延续。像《光荣时代》中就有张译、潘之琳、薛佳凝等明星扛大梁,《谍战深海之惊蛰》的演员班底,也以张若昀、王鸥、孙艺洲等年轻演员为主,即将开播的《瞄准》更是由黄轩、陈赫这类几乎从未接触过谍战剧的演员担纲。从目前的播出情况来看,明星的使用显然扩大了谍战剧的受众群体,从过去相对稳定的中老年收视群体扩展到了25岁至45岁的中青年群体。微博搜索显示,《谍战深海之惊蛰》的相关搜索几乎都与演员张若昀挂钩。德塔文电视剧景气指数显示,《光荣时代》排名第五的成绩中,演员张译贡献了50%的成绩。

美剧式强情节,重塑英雄模式

除了对谍战剧进行的明星化改造,新谍战剧普遍在剧情和形式上有所创新。影视专业媒体“影艺独舌”主编杨文山指出,《光荣时代》中因为时间设定,兼具了谍战剧和反特剧的特质,“比起纯粹的刑侦剧,反特剧的敌我对抗更加激烈。”

在杨文山看来,《光荣时代》在叙事上张弛有度,既有紧张刺激的强情节,也有诙谐打趣的幽默段落,其实是对谍战剧进行的创作更新。值得一提的是,主角郑朝阳的塑造也有别于一般“高大全”的英雄设定。在演员张译看来,郑朝阳就是“表面玩世不恭,内心一团火热”,他在剧中也有不少贫嘴的戏码,在嬉笑怒骂之间,一个曾经在旧社会摸爬滚打的党的地下工作者形象显得十分生动。

《谍战深海之惊蛰》中,男主角陈山就更是一个非典型主角,他最初上海小混混的设置甚至和英雄没有半点关系。陈山在变成特务之前的人生就是小偷小摸,但这个带着一定人性缺点的小人物,却可以为了家人安全牺牲自己。主角人物由普通人向英雄的转变过程,不仅是一种反套路的人物模式,而且更能凸显英雄的烟火气。这种设定对于今天的年轻观众来说,显然更容易产生亲近感。有评论指出,“英雄并不是生来就是英雄,而是在关键时刻完成了自我的使命。该剧并不神化人物,而是通过展现小人物的成长路径和内心的挣扎与觉醒,记录在时代洪流下无名英雄的诞生。”